搜索书籍

第172章 末路相逢 - 大明门之锦衣三少

  蓝熙书兜马南绕,那才叫性命攸关心急如焚啊!

  井运水葛大王小小真给力,蓝熙书还没绕道预定地点,动静就出来了,先是骆驼群炸了窝,这个葛大王小小有经验,在啊巫城用过一次,虽然那次是耗子搞得。

  五六支火把在骆驼群里产生的反响都是惊人的,骆驼们集体私奔了,闷闷地叫声,东一头西一头的乱冲,大批的鞑子涌上来人马骆驼乱成一锅粥。

  斜对角有营帐着火了,骚乱在扩大。

  蓝熙书眼花缭乱的都是鞑子奔突的影像,蓝熙书终于看见被拖了半圈就被抛弃的胡大疙瘩了,拖他取乐的鞑子被忽然的骚乱搞得有点儿晕头转向,圈马打转,也不管爬了几次没爬起来的胡大疙瘩了,扬着马鞭子吆喝着啥玩意,马来马去,胡大疙瘩滚来滚去,情况相当危急了。

  胡大疙瘩眼看就要被乱马踩成肉饼子了。

  蓝熙书策马飞奔的过程中就瞅准了目标,连珠弩箭第一个放倒了那个刚夹马打算随大流奔着火营帐去的鞑子,应箭落马的鞑子惊着了胡大疙瘩,胡大疙瘩费力的爬了起来,混乱也让他懵了,数支利箭没能阻止蓝熙书的横冲直撞,又有三个鞑子落马,胡大疙瘩终于看见火光中破斗篷如残旗猎猎的蓝熙书了,那马上的奔姿,那直臂连珠弩箭指哪射那儿的酷毙动作再熟悉不过了。

  “三少!三少!我在这儿!”胡大疙瘩忽然的眼睛就迷蒙了,泪光绰绰的冲着蓝熙书大喊大叫。

  一个高举马刀的鞑子栽落马下,把胡大疙瘩砸倒,胡大疙瘩就地翻滚,蓝熙书的马到了,胡大疙瘩超常发挥的在蓝熙书赶到的那一瞬间站起了身,被捆绑的双手一抬,蓝熙书倒手短匕的手一挥,绳索脱落,蓝熙书圈马护着胡大疙瘩,胡大疙瘩就近脚踏一具鞑子的尸体抢身上马,那个麻利劲儿是蓝熙书平生仅见。

  “还有谁?老大呢?”蓝熙书扯着脖子喊,连珠弩箭走偏,冲过来的鞑子右臂一耷拉带着连珠弩箭与之擦身而过。

  “貌安貌安!”胡大疙瘩简直泣不成声了,一个大男人鼻涕拉拉的满脸是血的搜索着:“现在只剩下貌安了,乌达死了,青山也死了。”

  井貌安!

  蓝熙书大喊,一头发了狂的骆驼甩掉了一支利箭横冲过来,蓝熙书圈马躲避,他的耳朵猛然听到有人在喊他三少。

  蓝熙书再拨马,就见井貌安冲他狂奔而来,嗓子都喊哑了,满身的绳索,肩头拖着一支箭。

  蓝熙书喉头发紧,圈马直臂连珠弩箭将两个鞑子先后放倒,胡大疙瘩快速的用马刀挑断井貌安的五花大绑。

  蓝熙书吆喝一声,眼见得鞑子越涌越多,再不撤恐怕就很难脱身了。

  胡大疙瘩要去拦马,惊马乱窜无法得手,蓝熙书不想耽误时间了,吼了一声,矮身将井貌安拉上自己的后背,将自己左手的马刀塞到井貌安手里,一声大喊撤,踢马就往外冲。

  井运水和葛大王小小都在往这边靠,多处营帐起火,熊熊火苗三面通明,蓝熙书和胡大疙瘩趁乱冲出鞑子围堵,拼命打马绕山够奔积雪虚蒙的灌木树丛。

  奔入丛林,蓝熙书才顾得上惊回眸,后面的混乱加剧,但是好像不对,拦截追击鞑子的人数错乱无章的增多了,井运水混杂在十余人马间跟着往自己这边来了。

  不是鞑子!

  蓝熙书短暂的懵灯之后一阵狂喜。

  是老大夏十榆吗?是吗?乱马交错,箭矢如雨,人慌马乱的让蓝熙书眼花缭乱,他无法分辨出夏十榆的身影,但看井运水与之配合的冲突蓝熙书断定是自己人,现在除了夏十榆这一支再无其他了。

  后面的井貌安搂紧了蓝熙书的腰,嘴巴抵在蓝熙书的后背上随着马的颠簸一顿一顿的也不知是啜泣还是念叨呜咽。

  “貌安!貌安!”蓝熙书减了马速,他扭脸也看不清井貌安,急得大声问:“貌安你撑得住吗?”

  “我没事!三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三少!我吓死了,我以为再也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你和四少了。”

  井貌安呜咽着像个大孩子。

  我靠!这时候你还有心情多愁善感伤春悲秋啊!

  蓝熙书放下心来。

  惊马骆驼比鞑子跑的还快,蓝熙书奔跑中还得躲避他们,也不知方向,也不知跑了多久,反正是后面的喊杀声骚乱听不

  见了。

  马都累浑身打颤了,蓝熙书觉得不能再跑了,他一慢下来才听见井运水扯着脖子喊着打马追他。

  “哥!哥!”竟些亲人,井貌安惊喜一波接一波,他实在没成想大哥井运水也在,兄弟这般也算是喜相逢了。

  “小安?”蓝熙书后面的人居然是井貌安,井运水难以置信。

  井运水甩脱了鞑子,蓝熙书傻跑个没完,井运水这是急命喊蓝熙书停下说话的,这一追不打紧,忽然听见看见了兄弟井貌安,那份惊喜可想而知。

  蓝熙书好歹停下来了,井貌安滚下马,井运水也滚下马,哥两熊抱当地。

  黑咕隆咚的,后面提提踏踏上来一些人马,蓝熙书仔细辨别不出,大声问到:“井老大!还有谁?胡大疙瘩!咱们老大呢?”

  蓝熙书最关心夏十榆,井貌安和胡大疙瘩在这儿,老大呢?

  不知谁哆哆哆嗦打着火折弄了火把。

  “我在这,小书!”王小小高擎着火把,旁边一人发话,正是蓝熙书日夜牵挂的夏十榆。

  夏十榆不说话蓝熙书简直认不出他来,胡子邋遢不说,脸上伤痕污秽,除了那铮铮眼神不改当初,整个人都瘦的走形了。

  那激动让蓝熙书感到眩晕,他甩腿下马,那条左腿发虚竟然不受控制的软了下去,一个立足不稳,蓝熙书单腿跪了下去,蓝熙书这才有了知觉,左腿连脚踝也不知怎么受伤了,痛得钻心,整个腿肚子直打颤,站都站不起来,蓝熙书咬着牙就势大礼参拜:“蓝熙书见过大人!”

  一时间除了葛大竖着,其余的都跪下了。

  夏十榆慢慢下马:“都起来,什么时候还讲就这些。”

  夏十榆发话,呼呼啦啦都起来了,唯独蓝熙书还跪着。

  “起来回话!”夏十榆看不清蓝熙书垂头的表情,奇怪的说了一句。

  蓝熙书肩膀动了动但还是没起来。

  不光夏十榆纳闷,都纳闷了。

  井貌安发现不对劲了,捂着肩头过来,就听蓝熙书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把我拉起来。”

  旁边的胡大疙瘩,葛大井运水都听见了,纷纷过来七手八脚拉起了蓝熙书。

  蓝熙书憋的脸通红,站着,左脚虚虚的,重心在右脚。

  谁也没言语,每个人都带着伤,但谁的眼神都没有痛苦之色。

  夏十榆挨个看了一遍自己的属下,一百多号人就剩下这些了。都是他带出来的,此时最难受的是他。

  “报号!”夏十榆严峻的说了一句。

  “井运水!”

  “蓝熙书!”

  “王小小!”

  “井貌安!”

  “向二胡!”

  “赵三根!”

  “吴善才!”

  ……

  灌木从里一阵铿锵,二十一个人报名完毕。

  夏十榆一阵揪心,忽然葛大浑厚的嗓音喊了一句:“葛五牛!”

  夏十榆一怔,大家也都被葛大的动静吓了一跳,齐刷刷的看过来,葛大站的笔挺,面不改色,盎然挺胸抬头看着夜空。

  “好!”夏十榆重重点头,吩咐下去,就近休整。

  有夏十榆在,蓝熙书忽然觉得放下了千金重担。

  费了半天劲才寻得一个可以避身的山洞,在其他人忙活的当空,蓝熙书详细的说了自己的经过,除了省略了花奴和小妖的事,其他的都据实汇报,夏十榆听说蓝熙书安排耗子三人回京,嘘了口气,蓝熙书做了他想做的。

  蓝熙书重点说了葛大,夏十榆沉吟半晌没做表示,蓝熙书知道已夏十榆的个性不深思熟虑的事他是不会承诺的。

  葛大表现的很积极,跟胡大疙瘩出去打了野味回来,他看蓝熙书和夏十榆对坐说话说了很久,心里忐忑不安又不能询问,只在忙活之余一个劲儿的看蓝熙书。

  夏十榆也简单讲了他的经历,伤亡最大是因为被过石嘴山雪崩埋了几十个兄弟,遭遇这队运输队又伤亡一些,蓝熙书见夏十榆抑郁赶紧岔开话题,夏十榆就今后的重点做了部署,他已侦辑到阿鲁台的西线大部亲兵也向大明边境靠拢,虎视居庸关。

  这支运输队线索很重要,这附近肯定集结重兵,只要完全掌握了,他们的归程到了。

  这让蓝熙书看到了临近的希望,回家指日可待。

  蓝熙书没见着丁哑,这让他心一直揪着,他没问夏十榆,悄悄地把井貌安拉到一边问,井貌安说,夏十榆派丁哑将居庸关外的情报送抵京城了。

  蓝熙书不免担心起来,情报如果被白话文截获,那会怎样?

  继而转念一想以丁哑的老道,即使夏十榆不做特别交代,丁哑也会见机行事,不会给白话文灭口的机会。

  只能这样想了。

  希望丁哑能够早些遇到耗子!

  蓝熙书想着想着不禁苦笑,有老大自己何苦再操心,真是有点习惯了。

  遍体鳞伤还谈笑风生的当属井运水和葛大的了,葛大葛大的叫惯了,居然不知道他本名葛五牛,这个傻大憨粗的名字招来井运水好一通调侃,碍于严肃的夏十榆,葛大收敛了很多。

  蓝熙书他们的加入让连连遭受重创的夏十榆心情有了好转,哥几个看他的脸色慢慢的都敢插嘴说两句了。

  蓝熙书觉得老大真是不走运,点背,这一路损兵折将一步一个坎儿啊!

  蓝熙书归咎于夏十榆所带的属下整体素质偏低,竟些个拾不起来放不下手的吃货,这也是蓝熙书为什么要耗子带着阿来和二虎子回去的主要原因。

  这真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见真章的时候了,在龙门所一个个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都觉得自己是锦衣卫精英不含糊,拉出来现实优胜劣汰,蓝熙书想的多了忍不住唏嘘感叹。

  人多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安全感,士气高涨起来,低迷的情绪不见了,蓝熙书的归队让夏十榆很是欣慰,他不时的总结一些得失同蓝熙书闲聊,蓝熙书发现这次出来执行任务夏十榆改变了很多,一向严峻的脸对着蓝熙书时竟然多了温和期许,他虽然没口头赞扬蓝熙书,但蓝熙书明显感觉到夏十榆对自己加大倚重,这让蓝熙书觉得心上的担子不能松懈。

  没人会把伤势挂在嘴上,即使处理伤口时痛的呲牙咧嘴也来几句荤话调侃,蓝熙书的艳遇被葛大大肆宣扬,兄弟们羡慕嫉妒恨啊!

  特别是井貌安说,自大出关就没正儿八经的见过女人。

  接着井貌安打住话头,腆着笑脸打听蓝熙文,蓝熙书只说很好,别的一个字不多说。

  夏十榆详细的安排下一步计划。

  下一步,斡难河!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