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丈夫

纸丈夫 - 2019-05-05

美国纪事专栏

纸丈夫

/胡曼荻

              

    芸是单亲妈妈,和前夫离婚后,获得一大笔赡养费。芸此生别无所求,唯一愿望就是独生子凯凯能出人头地,她选择送儿子到美国读书,赢子起跑线前。凯凯来加州洛杉矶周边留学时,才十五岁,上九年级。凯凯聪颖用功,上的是一所有名的寄宿私立高中,前途无量。不过芸不放心,她放弃了国内的生意,在儿子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公寓,做陪读妈妈,跟着儿子一起做美漂。美国的移民政策,对于小留学生的父母,没有什么陪读签证可申请,如芸这样短期来停留的,只能申请旅游观光签证。此类签证可以是一年多次有效,但每次入境美国后,最多只能停留六个月。

              

    配合儿子上了一个学期,学校放圣诞节新年假期时,芸眼看身份停留期限临近,便带着凯凯回中国,呆了半个月,再返回美国。她的如意打算是,出境后,回来可以再合法停留半年,然后可以带着凯凯回去过暑假,每次在美国居留不超过半年,这样可以安稳陪儿子读完高中。等凯凯上了大学,她的任务就完成了,可以回中国过自己的清闲日子。

              

    过海关时,芸遇到了些麻烦,被问到为什么刚在美国住了几个月,又返回美国。芸照实答:孩子年纪小,不放心,她要陪着孩子读书。官员还算有人道怜悯之心,让她入了境,不过警告她:她拿的只是旅游探亲签证,进来是观光客的身份,本不可以在美国长期居留的,如果她再如此这样,一年中在美国住的时间比在母国还多,下次不可能再入境美国,在海关出入境会被立刻遣送回去。

              

    芸侥幸进了海关,却受了惊吓,开始提心吊胆胡思乱想起来。她原本有移民美国的打算,本准备做投资移民,可是她获取的那笔赡养费,被她用来做生意,赔了不少,看起来只有卖房子才可以。卖房子一时周期长,投资移民还不可以在境内等绿卡,她一筹莫展,有些闷闷不乐。芸在美国整日没事,就去当地的华人教会打发日子,认识了一些人。有一个姐妹替她出主意:在美国,最容易最快的就是结婚绿卡,找个公民结婚,几个月就把身份搞定了。

              

    芸还没想到那么快再结婚,她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对自己的未来的一切安排,要等到儿子上大学后再说。况且,那么快去找人结婚,过于草率,也不是她的愿望。几个热心的姐妹出主意,找个人假结婚,先把身份搞定了,然后再说,如果合适,就一起过,不合适,再离。姐妹还说,在洛杉矶,有很成熟的华人圈,有人专门做这种纸丈夫纸妻子的事情,大家都是为了利益,金钱和绿卡的交换,是最可行的绿卡之路,还给她了联络信息。芸病急乱投医,果真听信了那些劝告,打电话过去,洛杉矶竟然专有事务所中介做这样的事情,连着绿卡申请一并办理,只是费用不菲,要四万美金。和儿子一年五万多的学费相比,这是区区小钱,不在话下。

              

    芸交了首期费用,便和一个从来未见过面的人去市政厅领了结婚证。那人看起来瘦瘦矮矮,根本不是芸喜欢的类型,亦不像很有文化甚至没有教养,芸隐隐有些后悔,不过想到很快可以拿到绿卡,也就忍了。两人领完证,各回各的家,不过中介给了两人一些问题,要两人背诵,都是一些彼此的信息。大约四个月后,移民局来信,要两人去面试。中介又出现了,要他们在面试前住在一起一晚,芸感到很唐突,不过还是听从中介,和纸丈夫一起吃晚餐,很尴尬地过了一个晚上,那人跟她当面要第二笔费用,让她在心底对那人越发讨厌起来。

              

    转天的面试并不顺利,移民局似乎看出了他们的不自然,要他们回去听消息。过了两个月,两人又去第二次面试,还是没有通过。那人倒是配合,只是芸从心里感到厌恶,浑身觉得不自在,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俩人的婚姻有问题。

              

    事情就如此搁浅着,那人又来找芸要钱。芸每次看到那纸丈夫,就感到恶心。第三次面试还是没过,出来移民局后,芸终于忍不住,说要离婚,绿卡不办了。她受不了那人的嘴脸,自己的生活和一个陌生人联系在一起,就是一种错误的选择,让她无法忍耐。最让她灰心的是,看起来移民局并不相信这纸婚姻,绿卡遥遥无期。情急之下,她真地离婚了。两人本来就是纸婚姻,她却如释重负,觉得这绿卡不要也罢,实在不行,就回国,反正儿子已在美国读了一年书,也渐渐适应了,并不需要她全日陪读。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绿卡申请无果,儿子的学生身份却面临问题。原来,儿子跟着一起申请绿卡,并告诉学校他在转身份,学校便取消了他原本的I-20证明合法学生身份文件,现因取消时间过长,再恢复凯凯的I-20,学校说不可能了。即使学校可颁发新的I-20,也可能要移民局做一个修复,才可能恢复凯凯的学生身份,而且即使凯凯的学生身份能恢复,他估计不能回中国,一旦离境,便需要新的签证才能返回美国,如果他已申请过移民,再签非移民的学生签证基本是不可能的。

              

    芸手脚冰凉,她最在意的事情,竟然因她的考虑不慎,而前途未卜。一时的贪婪,将本来儿子的前程的大好前程,可能葬送。她后悔莫及,真希望没有这纸丈夫,没有这纸婚,没有这绿卡的申请,过她原本清净的日子。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一旦被移民局发现撒谎作假,以后的移民申请都会似天堑沟壑难上加难了。


[email protected]美国费城梦湖轩

 

纸丈夫
深度八卦: 民国文青间的那点事 (里面有最新剧照)

小徐 zencart - 小徐 zen cart,magento视频教程

如果有任何关于网站的意见,可以QQ联系或者发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