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书籍

第五十七章 加列族长 - 天灾变

  正文]第五十七章加列族长——

  “果然是有点实力,看来是我小看你了,不过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去死!”普希金空间袋一闪,一把黄金级别的双手大剑出现在他手中,剑尖出现一丝火光。

  “烈炎斩!”

  一道强大的烈炎变成一个弧形向罗恩直轰而去。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骨骼护甲!”

  罗恩躲闪不及,唯有释放出中级亡灵法师才能学习的技能,他的身体出现一层骨甲,正疯狂地生长着,一瞬间就覆盖全身。

  “轰……”地一声。

  罗恩硬撑着接下了一式烈炎斩,他吐出了一口鲜血,直飞得老远。

  “罗恩!”

  凯瑟琳惊呼道,她身形一闪,在半空中接住了他,“罗恩,你没事!”

  “我没事,你快走!”罗恩说道。

  “不!我怎么能扔下你自己走!”凯瑟琳不同意。

  “快走!我们斗不过他的!”

  “不!”

  “都不用走了,给老子留下!”这时候,一声狂笑,普希金再次扑了上来。

  看着普希金扑来,罗恩的眼里反倒出现一丝笑意。

  “淬毒骨匕!”

  一道青s-的暗影突然从罗恩怀里飞出,普希金躲闪不及,被刺中了腹部,不过身体强横的他,“淬毒骨匕”自然刺不下去。

  “不好,这东西有毒!”惊觉上当的普希金眉头一皱。

  正在这时,受了伤的罗恩突然一把抱起凯瑟琳,身体腾空而起,“哗啦——”地一声落入暗河之中。

  正在调动斗气bi毒的普希金不能行动,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可恶!居然给他们逃了!”普希金郁闷无比,他低估了罗恩的实力,想不到一个如废柴一般的亡灵法师居然能把自己伤了。

  特别是最后关头那把剧毒匕首,救了罗恩一命,如果普希金继续追击的话,匕首上的毒就是蔓延全身,要是不追击的话,只能放他们离去。

  对于这样的两难选择,普希金自然选择了保命,毕竟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普希金的伤口一片黑s-,黑s-毒血不断渗出来,滴到地上,不过这区区剧毒自然难不倒普希金,镇定下来的他很快用火炎斗气驱散了剧毒。

  “当啷——”一声,一把骨质像匕首一样的东西从普希金身上掉下,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见鬼,这家伙什么时候身上藏了匕首!”普希金心里骂着,弯下腰去捡,不过他的手刚碰触到匕首的时候,那把匕首马上随风飘散,不留一点痕迹。

  “淬毒骨匕”是由亡灵魔法形成攻击手段,并非实物。

  “消失了?”普希金愕然了一下,“真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个召唤骷髅的家伙是亡灵法师吗?怎么这么厉害?”

  普希金挠了挠硕大的头颅,百思不得其解,良久他苦笑一声,“回去,怕是又要被老大骂了!”

  普希金口中的老大正是索尔特家族的族长加列,他素以严谨严厉著称,不过在这一次风bo之中,他不留神被凯瑟琳偷袭,受了点轻伤,不过身为大师级强者的他很快恢复过来,要不是因为乔丁那边的事情分了神,凯瑟琳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

  索尔特家族,议事大厅。

  大厅中早已坐满了人,家族传承几十代,族中有点名望的人也出来了,足足好几十人,地上放着一具尸体,看脸容正是乔丁的,旁边一个美f-人正趴在他身上,呜呜地哭个不停。

  族长被人偷袭,乔丁少爷被人杀死,族中护卫死的死伤的伤,谁也想不到家族中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两个刺客居然只是“士”级强者,这么低等的实力在那些人眼中屁也不是,可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居然偷袭成功,并全身而退,这不亚于在索尔特家族的脸上狠狠刮了一记耳光。

  族长加列坐在正中,他年约六十,如一尊神一样端坐正中,神态不怒而威,曾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将军之一,为神圣罗马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由于年纪大了才退下来。

  加列族长的脸上l-出了少有的凝重神s-,他并不担心自己的伤势,那点小伤自己早就治好了,他也没有担心乔丁的死,他只是继承人之一,可索尔特家族中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的人多了去了,也不欠他一个。

  加列是愤怒,十分愤怒,他心里很清楚,今天在家族中发生的事情根本瞒不过别人,不消一天,索尔特家族中的丑事就会散布到皇都的大街小巷,要光是丢脸罢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可真正危险的是那些皇都中的势力会否从此事当中低估了索尔特家族的实力,这才是最致命的。

  当普希金踏进议事大厅的时候,全场数十双眼睛全盯在他身上,把他盯得心里发m-o。

  普希金晃动了一下f-i胖的身子,走到族长加列面前,满脸堆笑,不过没等他说话,加列已经主动问起来,“人呢?”冰冷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

  “呃……呃……这个……这个……”普希金吱吱吾吾了半天,才一咬牙说道,“族长大人,属下无能,被那两个刺客跑了。”

  “什么?跑了?”

  “简直无能!”

  “堂堂一个师级强者,居然让两个士级强者跑了!”

  议事大厅的人纷纷嚷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跟加列派系对着干的人,趁机落井下石,谁都知道,普希金是加列最小的亲弟弟,也是他的心腹。

  整个议事大厅嘈杂声四起,就像一个菜市场一般。

  加列的嘴角chou搐了几下。

  “都给我住口!”他猛地一拍椅子,怒道,“还嫌不够lu-n吗?”

  慑于加列大师级别的实力,人群中的声音马上静了下来,加列族长的说话在索尔特家族中还是很管用的。

  “普希金,你自己辞去家族护卫团团长的职务!”加列的声音缓缓说道,语气却是不容质疑的口wen。

  “是的,谢谢族长大人!”普希金明白,身为族长的哥哥已经给他留了面子,没把他当场革职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像索尔特家族的家族护卫团,少说也有几千人,除了家族中的,还包括了家族外围的各种产业中的护卫力量,权力极大,普希金是从心里不愿意放手的,不过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两个小辈从他手中从容逃去,他也没面子在家族护卫团团长一职继续呆下去了。

  普希金不发一言,行了一礼后自动退到议事厅的最后角,没有人有兴趣再看他一眼。

  大厅之中,只有一人对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她就是歌德莉,索尔特家族的天才少nv歌德莉,普希金自小看着她长大,感情也极好。

  加列环视了一周,缓缓地问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什么事情。

  “报告族长大人,我有话说!”一个瘦高的身影站了出来,加列定睛一看,说话的是沙特克斯,索尔特家族的大总管,族中所有内务都归他管,这人做事情极为细心,就连每个族中分支的仆人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沙特克斯娶了索尔特家族中的nv人为妻,在加列眼中不算是族中的直系子弟,所以一直为他不喜。

  “说!”加列淡淡地说道。

  沙特克斯清了清嗓子说道,“报告族长大人,通过我一番查探,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位袭击您的少nv的身份!”

  “哦?”加列微微一愕,对沙特克斯这么快找到消息感到意外,毕竟事情刚才去不久。

  “她是谁?”加列沉声问道。

  “她来自一个组织,名字叫“暗”!”沙特克斯沉声说道,他伸手从空间袋中掏出一物,递到加列面前,“我在族长大人您受袭击的地方找到了一枚xiong针,根据这枚xiong针的形状,大致可以推断它来自埃比亚王国,它的工艺和式样很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埃比亚王国?”加列一愣,他想起来了,终于想起来了,在大约十三年前,神圣罗马帝国发动了对埃比亚王国的战争,战争整整持续了三年,最后,埃比亚王国战败,国王在王宫里自—焚,从此之后,诺亚大陆上再也没有埃比亚王国,它被并入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版图。

  那一场战争,正是以加列族长为主帅,指挥了那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他也从这场战争中获得了极大的政治利益,也因此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公爵。

  不过,战争过后,埃比亚王国的复国运动时有反复,其中最著名的一个组织就是“暗”,据说他们就是埃比亚王室的后人,专m-n跟神圣罗马帝国作对,而这一次的刺杀行动,不用说也是他们策划的,加列作为曾经的主帅,也是“暗”组织刺杀的目标之一。

  “哼,原来是这些埃比亚余孽!”加列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了,他们居然还没有死心!”

  埃比亚王国在很久以前就是一个独立国家,比神圣罗马帝国立国的时间还早,在古罗马帝国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由于它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神圣罗马帝国不顾周边国家的反对,毅然出兵,征服了这个国家,把埃比亚的国土纳入神圣罗马帝国的版图之中。

  神圣罗马帝国也自知理亏,刻意淡化这件事情,让它随着岁月慢慢淡忘,至于“暗”组织,在神圣罗马帝国看来,成不了什么气候,也翻不起什么大l-ng来。

  国家之间,实力才是硬道理,没有实力,自然也没有道理可言。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