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书籍

346、他们的痛苦 - 妾色

  这的确是一件喜事,霍寰满脸都是笑容,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了

  木晚晴看着欣喜的两个人,心里也是暖暖的,很快就有一个新生命诞生了,她的心情也是无比激动的

  但是随后,陈丹青便是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脸上写满了担忧:“怎么办?这个消息要不要告诉皇上?”

  霍寰的神情一滞,他明显也是在思考着这件事情

  他看了木晚晴一眼,有询问的意思,如今他们唯一能够依靠的,似乎也只有霍宸了

  木晚晴抿了抿嘴唇,说道:“这终究也是皇上的孙子,他不会这么做的”

  霍寰内心有深深的内疚,当初木晚晴怀有霍宸的孩子,他要是一早就知道真相,也会不让孩子降生,他叹了一声,虽是是天意弄人,但是心里仍是记着这件事情而齐文帝就曾经赐死怀孕的木晚晴,所以霍寰如今还是心有余悸

  “晴儿,不管如何,这事先瞒下来”霍寰沉声说道

  木晚晴皱着眉头:“可是能瞒到何时,丹青的肚子会一天一天地变大,到时候想瞒也瞒不住”

  霍寰自然知道这一点,但是到了这地步,他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了,他现在已经是没有能力去保护任何一个人,自己的母亲再冷苑受苦,他不想陈丹青也受到牵连

  “能拖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霍寰的眼睛带着一丝哀求,“晴儿,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是请求你,让霍宸帮助我们”

  木晚晴一怔,这事要牵扯上霍宸?

  她知道,霍宸一直想要个孩子,这事霍宸愿意帮忙吗?

  她正在思量着,陈丹青已经一把跪在地上:“晴儿,念在我曾经救你一命,你可怜一下我的孩儿好吗?你求求庄王好吗?现下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帮到我们了”

  “我何德何能……”木晚晴的目光怔怔的,喃喃的说道

  “你能的!”陈丹青拼命地说道,“你不知道庄王发现你没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欣喜,可是他也绝望,我知道你在他的心里一定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要是你开口,他肯定会帮忙的,对不?”

  “丹青,你不知道以前的事,不要再说了”霍寰怕勾起了木晚晴的伤心回忆,只好劝着陈丹青,也怕她会一个激动就会动了胎气

  木晚晴低头看着自己那素淡的衣裳,估计她的面色也是这样苍白

  霍宸已经为她做了许多事情了,她还要让霍宸费心吗?更何况,齐文帝应该也不会为难陈丹青的

  她缓缓闭上眼睛,一想起那日的事情,就感觉到自己似乎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是的,她丢了自己的宝贝,而且再也找不回那个宝贝了

  陈丹青欲言又止,她虽是不清楚木晚晴与霍寰之间的事情,但是也知道他们之间有许多纠缠,她的心里酸酸的,也不知如何是好

  木晚晴再睁开眼睛之时,已经是下定决心,说道:“那好,我会跟霍宸商量的,皇上会怎么样还说不定,你们也不必太担心了”

  霍寰这时候的脸色才好看了些,木晚晴答应了下来,他还是松了一口气的,就算齐文帝日后真的为难他们,那好歹也有霍宸扛着

  时辰已经不早了,恐怕楚青在外面也等急了,木晚晴快速地将食盒里的夜宵处理掉,这才说道:“过些日子再来看你们,我会想办法送点安胎药进来的”

  霍寰与陈丹青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木晚晴只是一笑,便是转身

  “等等”霍寰喊住了木晚晴,“晴儿,木以柔现在怎么样了?”

  木晚晴一怔,回过头看着霍寰:“为什么这样问?”

  霍寰的拳头慢慢握紧,带着一丝恨意:“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了”

  木晚晴低下头,连眸子都是暗淡的:“她,早已经死了”

  死了

  霍寰的眼睛逐渐睁大,他既然已经回京,正思量着要怎样找木以柔算账,可是这个时候却告诉他,木以柔已经死了?

  木晚晴的神色淡淡的,那时候,木以柔已经是神志不清了,再活下去,恐怕也没有什么滋味了不过那日木以柔吃了那一颗药丸,倒是让木晚晴大受启发,她想自己已经猜到了

  “是吗?”霍寰的拳头慢慢松开,他心中的恨也慢慢消失

  木晚晴点了点头,也不想再问下去,便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木晚晴一直在沉思着,究竟要怎样开口

  霍宸早已就在芙蓉园等候着,木晚晴一踏进屋子,就看见霍宸正在看着公文,她竟然有些心虚地低下头,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霍宸

  “回来了?”霍宸放下手里的公文,转头看着木晚晴,“他们还好吗?”

  “一切都好”木晚晴轻声说道

  说罢,她走进寝室里边,换下这一身的服饰

  霍宸感觉到她的异样,也走了进去,看见木晚晴已经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衣衫,有一种天仙下凡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全身一热,几乎想要将她揽入怀里

  “怎么是闷闷不乐的样子?”霍宸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关切问道

  木晚晴缓缓抬起眸子,怎么都是要说的,倒不如早说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丹青怀孕了”

  霍宸一怔,带着惊疑的眼神盯着木晚晴:“什么?”

  “丹青怀有孩子了”木晚晴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够再说一遍,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碎掉了

  霍宸恢复了那淡然的脸色,淡淡地说道:“是吗?这是一件好事”

  “可是……”木晚晴顿了顿,“他们都是被皇上幽禁了,不知道皇上放不放过他们的孩子,你能不能……”

  她还未说完,霍宸就已经打算她的话,嘴角牵起一丝冷笑:“怎么?你想让我替他们求情?我已经保过霍寰一次了,我要是再出面,你猜父皇会怎么想我?再说了,父皇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怎么说都是皇室血脉,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