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书籍

350、淤青 - 妾色

  他的脚步有些慢,膝盖也是微微发痛,走出了朝龙殿,楚青已经迎了上来

  “王爷,怎么样了?”楚青看到脚步有些不稳,便是连忙扶住霍宸,他跪了那么久,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

  霍宸每走一步都觉得是钻心痛,他咬着牙,说道:“父皇是想乘机想要分离本王与晴儿,本王怎会肯依”

  幸好来的时候也是坐着轿子,霍宸回去庄王府的时候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霍宸这副模样,他也是不敢去芙蓉园了,便回了桐花居

  “王爷,狼克是否真的会开战?”楚青仍是怀疑着,难道西瑶公主嫁入大齐,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霍宸摇了摇头,脸色凝重:“本王派人查探过狼国的实力,实在是超乎本王的想象,要是开战,肯定是一场硬仗”

  “王爷有没有想过,狼克这个要求,实在过于突然”楚青拧着眉,心中的疑团逐渐增大

  霍宸亦是觉得如此,虽然木晚晴曾经被佟素冬掳去狼国,但是那时狼克都放了木晚晴,如今又开口,也是令人费解

  他抿了抿嘴,觉得事情实在复杂,但不说这个,他要拒绝狼克也要花一番心思

  “王爷,你跪了一个下午,不如就早些歇息”楚青看着霍宸那苍白的脸色,有一丝的不忍,觉得齐文帝实在过于狠心

  霍宸亦是觉得疲惫,经此一役,他没有中暑便是大幸,但是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他也是难以再支撑下去他的声音依旧沙哑:“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她知道,你就派人去说,本王今夜与你共商大事”

  楚青明白霍宸的苦心,也不敢耽误,便连忙退了下去

  霍宸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让侍女脱掉自己的鞋子,再将裤子卷了起来,那侍女把裤子卷到膝盖处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惊叫

  霍宸皱了皱眉,他已经不想听到任何嘈杂的声音了

  那侍女看见霍宸皱眉,更是惊恐,连忙俯首求饶:“王爷饶命,奴婢不是存心的,只是看见……”

  她没有再说下去,却是哭了

  霍宸这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膝盖,那已经是铁青了的,还渗出血丝,看上去触目惊心,他的心也不经一怔,要不是今日他的态度如此强硬,恐怕齐文帝也不会见自己一命

  “没事,用热水敷敷便好了”霍宸依旧皱眉,那语气却是柔和的,安慰着那侍女,但却是安慰着自己

  侍女连忙出去打水,过了一会儿,便端着一盆热水进来,洗了洗毛巾,敷在霍宸的膝盖上

  霍宸的膝盖这才有了一丝感觉,他跪着的时候,全身的重量都是压在膝盖之上,膝盖现下这样,也是正常的

  侍女一连换了几次毛巾,热水都凉透了,但是也不见有什么起色,她便担忧地说道:“王爷,不如找个大夫来瞧瞧,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大夫?

  霍宸的脑海里一下子便想到了木晚晴

  她那一双巧手,可以配出许多好的药方来,说起来,她也算是一个奇女子,当今世上,有哪个女子如她一般

  可是他还是摇了摇头:“不碍事,扶本王上床歇息”

  侍女不敢再劝,生怕霍宸一会就发怒了,做奴婢的本就不该多言

  她站起身,正想着要扶着霍宸起身,可是那重重帷帐后边,响起了一把暴躁如雷的声音:“霍宸!”

  在王府里,直呼霍宸名讳的也只有一人了

  霍宸来不及将裤子放下,木晚晴已经闯了进来,她披着一件水绿色纱衣,墨色的头发泼洒在肩上,那两条如莲藕一般的臂膀若隐若现,再看下去,恐怕就会勾了霍宸得魂魄去了

  再往上看,就看见木晚晴那拧紧的眉头

  他不动声色,用自己的袍子将膝盖遮住,只求不让她看见半分

  可是木晚晴早已洞悉,她拿着药箱,走了过来,一把将遮住膝盖的袍子掀起,看见那两个淤青的膝盖,她只觉得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这究竟是这怎么一回事

  她的嘴微张,显然是吃惊,蝶翅一般的睫毛之下,是一汪水,只要她一眨眼睛,那晶莹的泪水便会掉落下来

  木晚晴的身体也在瑟瑟发抖,那哭声已经无法压抑得住了

  “这究竟是怎么了?只不过是出去大半天,就弄成了这样了……”木晚晴再也说不下去,她的喉咙口像是被什么堵住,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只是淤青了,也不是什么大伤”霍宸淡淡地说说道

  “这也你不想告知我?”

  木晚晴那灼热的眼泪掉了下来,滴在她的手背上,也滴在他的心上

  霍宸正为难着要怎么回答,就瞥见跟着进来的的桂馨,他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桂馨倒是不害怕,直接说道:“王爷无需生怒,老奴也是担忧王爷的身子,才去通知夫人的让夫人来看一下,也就能快点好起来了”

  霍宸的心也是矛盾着,他一方面不想让木晚晴担心,可是却想木晚晴在乎自己

  现下看见木晚晴如此紧张自己,他的心微甜,只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亲吻她一番

  木晚晴已经打开药箱,拿出一瓶药油,倒在自己的手心里,亲自给霍宸揉着

  她的力道不小,霍宸几乎是痛叫了起来,他死死忍住,木晚晴也是知道他的痛,却没有减轻力道

  “瘀青处无皮外伤,已经用毛巾湿热敷过了,这样便可促进局部血液循环,起到化瘀的作用这种瘀清的消除只是时间问题,最快也要半个月左右要是天气冷,血液循环慢,就不止这些时间了”木晚晴轻声说着,也是非常心痛

  她不知道霍宸是发生什么事了,但也不好相问,这样的膝盖,不知道是跪了多久才出了这样的淤青,这恐怕也是跪齐文帝的,这些政事,她更是不愿意过问

  药油透着丝丝的凉意,还有一丝的薄荷味道,这样也减轻了霍宸的不少痛楚

  过了好久,木晚晴的手都酸痛了,她才停了下来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