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书籍

356、房事过激 - 妾色

  来使紧蹙眉头,心知道自己再和霍宸说下去,也是徒劳

  霍宸根本就不担心西瑶,要霍宸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也是一件难事想到这儿,那来使冷哼了一声,冷声说道:“既然王爷这样说,那小人便先回狼国,希望西瑶公主不要出什么事了,王爷还是只求多福!”

  霍宸冷冷地别过头:“送客”

  看来霍宸也是非常不耐烦了

  那来使脸上的眉毛抽搐了两次,才拂袖离去

  等来使走后,霍宸便是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搁在案子上:“楚青,你说这狼国到底是想玩什么把戏?”

  楚青刚才一直都留在正厅之中,听见霍宸这样问道,有些惊异:“莫非王爷怀疑王妃是故意失踪?”

  霍宸也懒得再想下去,他摆摆手,一脸不耐烦:“还是加派人手去找她,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也是一件麻烦事”

  可是已经找了好些日子了,仍是没有任何消息,楚青都不由得担心起来了,但是担心始终是无用的,他连忙下去安排人手

  就在所有人都找着西瑶的时候,西瑶正是走在狼国的街道上

  她目光呆滞,衣衫褴褛,像是没有看见旁人一样,慢慢地往王宫走去

  她是穿着汉服,有些人认为她是中原人,不时对她露出鄙夷的眼神但是西瑶像是没有看见一样,她的手脚都疼痛着,骨头更像是要碎掉一般

  眼见那宏伟的王宫越来越近了,她就在站立在街上,不敢再往前

  她好不容易才回到了狼国,可是这个时候,她却害怕见到狼克

  “这是哪里来的小汉人,看着模样倒是不错”一个男子yin笑着说道

  西瑶缓缓回过头,看见那男子正往自己走来,那只手已经摸向自己脸蛋,她忽然就感到一阵恶心,几乎想要呕吐

  不知怎的,她的头脑中就闪出一个人影,和那男子的模样慢慢重合,一样的令人生厌

  “来来来,跟我回去,让你吃一顿饱饭”那男子就要摸到她的脸了,可是在下一刻,西瑶却一把扣住那男子的手,那男子还来不及求饶,西瑶便是将他的脖子一扭,那男子便是断了气

  他的脑袋无力地垂了下去,跪在地上

  所有人都惊叫起来,虽然街上比武之事常有发生,可是现在是一个汉人将一个狼国男子杀死,这也足够令人惊讶的了

  西瑶慢慢被人围了起来,可是她却面无表情,脸上没有一丝的惊恐

  “这中原人可真嚣张啊,居然敢在狼国杀人!”

  “肯定是要抓了她去祭天,不然狼魂肯定会愤怒的”

  “对啊对啊……”

  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西瑶全都听得明白,她嘴角勾起,脸上的表情痛苦了起来,要是真的取了她的性命,那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她已经不想活了

  “那就把我给杀了……”西瑶的声音是沙哑的,她已经无力再说下去了,让她顶着这具肮脏的身体活着,倒不如让她死了就算

  她是用狼国的方言说话,这时候所有人才知道西瑶是狼国人

  众人还迷糊着,可是却已经有人闯了进来,大声嚷道:“居然有人在街上杀人了!到底是谁?!”

  众人的目光皆盯着西瑶,那人带着几个勇士,身上皆是披着绑着一条蓝色的腰带,这就表明,他们全是狼国王宫的兵卫

  那带头的人也望了过去,看见西瑶,起初是因为西瑶的发丝散乱,还以为这是一个落难的中原人,但是再细看了一下,觉得西瑶的模样有点熟悉

  “公主?!”那人惊叫了一声

  西瑶的身体一颤,她这幅模样,还有人认出她来吗?可是她的身体里的力气就像抽空了一样,眼前一黑,直直地倒了下去

  那人没有想到西瑶会突然晕倒,连忙上前抱住西瑶

  那个几个兵卫连忙送西瑶进入王宫,狼克听到消息后,更是大吃一惊,不明白自己的妹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狼国他连忙过去一看,果真是西瑶

  西瑶正昏迷着,狼克便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莫大爷匆匆赶到,他正在研制丹药,就突然被人叫了来他急得满头大汗,看见狼克便问道:“大王,是发生何事了?”

  “公主正在昏迷着,你看看她究竟是得了何病”狼克凝眉说道

  莫大爷一刻也不敢耽误,便是走至榻前,细看了一下西瑶的面色,这才将西瑶的袖子往上拉一点儿,为她把脉

  怎么会这样……

  莫大爷脸色凝重,再看了一眼西瑶的脸色,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见莫大爷许久不出声,狼克还是急了,上前一步问道:“神医,她是怎么了?”

  莫大爷缓缓站起来,有些难以启齿

  狼克看见莫大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得加重了语气:“本大王的妹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了?怎么这么久还不醒过来?!”

  “她是……”莫大爷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她是心力交瘁,更加上……因为房事过激……才会导致一直昏迷不醒”

  狼克瞬间煞白了脸,房事过激?!

  “怎么回事?!”狼克大吼一声,随后便后悔了,他生怕是吵到了西瑶,便是低声又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莫大爷沉吟了一下:“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这一两天?

  霍宸也应该是留在京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狼克的拳头慢慢握紧,不敢再想下去

  “如今只有等公主自己醒来了,到时候再服药便是了”莫大爷也是低声说道

  狼克闭了闭眼睛,他一副粗狂的模样,可是这时候脸上也是写满哀伤

  莫大爷无声地退了下去,狼克便坐了下来,为西瑶掖好被角

  西瑶自小便是喜欢自由,经常是一个人出外闯荡,每一次都相安无事,为何这次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是他心头上的宝,要是西瑶有个好歹,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狼克已经是不能原谅自己了,他的妹妹居然受了那么大的屈辱!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 tags -